螺纹钢期现价格价差的历史规律:从2009年四万亿经济刺激说起

摘要:螺纹钢期现价格价差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变化,在不同的阶段,基差的大小和形成原因也不尽相同,但基差扩大和缩小是市场变化的必然趋势;在期货和现货的价格变化中,宏观经济和政策变化决定了钢价的长期走势,而钢材的供给和需求变化又决定了中短期的价格波动,其中基差的大小则反映了预期和现实的差异,以及产业逻辑和资金的博弈。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肆虐全球,“黑天鹅”事件接踵而至,各国金融市场哀声一片,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各行业快速复工复产,国内黑色商品在良好的预期支撑下宽幅震荡,整体走势较其他商品明显偏强,但随着钢材供应量的恢复,整体供大于求的压力已开始体现,期现货价格逐步走弱,那么在疫后的经济刺激利好和现实供需压力之下,期限价格价差将如何变化?

1、钢价和基差变化的历史走势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投放四万亿资金,市场投资信心高涨,2009年3月螺纹钢期货上市后,盘面价格震荡上行,期现价格多数时间为负值,且大于仓单成本,持续近两年的时间;

2011年8月之后产能逐渐过剩,钢价持续下行,但房地产行业迎来了大发展,盘面螺纹价格和现货仓单成本差距较小,基差变化不大;

2015年12月开始的供给侧改革,钢铁行业利润提升,钢价抬升,期现价差逐步扩大;

2018年至目前,供给侧改革接近尾声,行业产能仍然较高,产业利润被原料分割,基差走势呈现出规律性变化;

下面我们将从以上四个阶段来分析钢价和基差的变化,以及对比历史价格和基差的变化规律, 大胆预判未来的价格走势。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2、第一阶段:四万亿投资之后的期货拉动现货上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后,中国经济增速快速回落,出口出现负增长,经济面临硬着陆的风险。中国政府于2008年11月推出了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十项措施,总投资在2010年底约需四万亿元,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四万亿计划”。

钢铁行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工业原料,在四万亿投资的刺激下,钢材价格应声而涨;螺纹钢期货在2009年4月登陆上海商品期货交易所,市场预期向好叠加资金推动,期货价格带动现货价格大幅拉涨,期间期现价差(现货-期货,现货换算成盘面,以上海过磅价格为准,下同)多数时间呈现负值。2011年之后随着钢铁产能扩大,市场供需基本保持稳定,钢价波动缩小。在此阶段,基差表现为期货拉动现货上涨,基差多数呈现负值,在基差缩小至-100元/吨时,期货价格将再次拉涨,带动现货价格上行;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3、第二阶段:产能逐步过剩之后的现货压力导致价格下跌

2011年钢企利润水平较高,新增产能大干快上,导致供给逐渐过剩,钢材价格面临调整,企业纷纷破产倒闭,产业内并购重组,市场产能逐渐出清。在2011年8月至2012年12月,盘面价格领跌,现货价格随之下行,但期现价差不大,中间也有波段性扩张与收缩;在2013年-2015年间,期现价差多数时间基本持平,期间经历房地产发展和股市暴跌,2014年10月-12月间,期现价格走势反向,价差扩大至580元/吨;在2015年底,钢价绝对值触及1600元/吨的水平,为历史最低价。此阶段基差特征为:产能过剩导致期现价格同步下行,基差变化不大。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4、第三阶段:供给侧改革,钢市利好迎来了期现价格反弹

2015年12月,随着中国政府提出并推进供给侧改革,钢铁行业重新焕发青春,钢材价格逐步上扬,期现价差扩大;2015年12月至2016年12月,基差相对较小,3-5月主要是主力合约移仓换月导致基差扩大;2017年开始,期现价差逐渐扩大,盘面价格小于现货价格成为常态,其中2017年12月,基差扩大至最大值1200元/吨,期货价格换月和冬储需求旺盛以及环保限产导致期现价格分化,12月后半月现货价格快速下跌近800元/吨,基差逐渐修复。此阶段基差特征表现为:供给侧改革利好钢价上涨,基差逐渐扩大,现货价格高于期货价格逐渐成为常态。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5、第四阶段:供给侧改革尾声以及疫情引发金融动荡之后的价格变化

2018年之后供给侧改革逐渐接近尾声,钢材价格重心逐渐开始下移,但环保限产和中美经济贸易成为价格变化的扰动因素。此阶段基差呈现出规律性变化:钢材现货市场供需出现矛盾时,盘面预期拉动现货价格上涨,但现货价格涨幅不大,在基差缩小至200元/吨左右时,盘面价格继续上涨乏力,那么市场将重新关注基本面供需变化,盘面价格迎来大跌,基差重新扩大。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肆虐全球,“黑天鹅”事件接踵而至,各国金融市场哀声一片,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各行业快速复工复产,国内黑色商品在良好的预期支撑下宽幅震荡,整体走势较其他商品明显偏强,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反弹至3600元/吨,现货价格变化不大,基差缩小之后,而后盘面价格上涨乏力,随着钢材供应量的恢复,整体供大于求的压力已开始体现,期现货价格逐步走弱,在疫情扩散和市场恐慌心态的拖累下,期货价格迎来了一波大幅下跌,基差修复;那么期货大跌之后,钢价能否继续下破钢厂成本呢?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从目前钢材市场变化来看,基本面逐渐好转,钢材去库速度加快,原料成本支撑仍然较强,但库存的绝对值仍处高位,产量也在快速回升,而疫情之后经济政策刺激和产业扶持力度加大,钢价跌破钢厂成本的可能性不大;另外,国外疫情也将出现拐点(亚太地区相对较好,欧美控制力度加大,新增人数将迎来拐点),疫情的冲击将加大经济恢复的难度,特别是进出口贸易对经济的拖累,那么“新基建”为代表的投资和政策刺激将为后期的钢价反弹提供动力;

对比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的政策刺激和投资拉动,目前3000-3200元/吨的盘面价格或是2020年的期货价格底部,后期走势将是期货价格或带动现货价格上行,基差缩小至负值甚至负值扩大也是有可能的,但当前钢价下行趋势的打破,还需要政策和“新基建”的发力;否则像2011年之后的产能过剩,期现价格将会出现大幅下行,但经历了供给侧改革的钢铁市场,正迎来基础设建设的大发展,已经不具备严重产能过剩和行业全面亏损的基础,目前铁矿和废钢的成本支撑稍显单薄,钢铁企业的主动限产和刺激政策的发力将会为价格的上涨带来转机。

6、总结与展望:

基差的变化反映了市场预期与现实的差异,基差缩小阶段一般表现为市场供需矛盾较大,市场预期较好,盘面价格涨幅大于现货价格涨幅,或者现货价格跌幅大于期货价格跌幅;而基差扩大则为预期修复,期货价格跌幅大于现货价格跌幅,或者现货价格涨幅大于期货价格涨幅(后者出现情况较少)。

当前阶段处于去产能后期,钢价重心逐年下移,基差呈现规律性的变化,而2020年突发的疫情打乱了市场节奏,随着产业的复工复产,经济政策和财政政策逐渐发力,钢价或会再现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期货带动现货上行,基差出现负值;就短期而言,3000-3200元/吨的钢价将是年度价格底部,当前的价格下跌将为后期的上涨带来想象空间。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