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期价收阴 现货这场“疯狂”已临近尾声?

昨日,PP期货2005合约一度大涨7.32%,但最终却以0.86%跌幅收盘!多日的“疯狂”后,市场趋于冷静。回过头来看这波由“现货引领”的上涨行情:口罩生产原料熔喷布2个月上涨20倍,PP纤维2周上涨4倍,PP拉丝2周上涨50%。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现货市场混乱的报价,期货价格波动相对理性,金融衍生工具风险管理作用有所体现。昨日PP期价“收阴”的行情是否意味着这场“疯狂”已临近尾声?

现货带动期货走强

伴随原油价格的企稳及疫情阶段口罩需求增加影响,4月以来聚丙烯(PP)现货价格大涨41%(截至4月14日),同期PP期货2005合约结算价上涨32%,且基差从月初的100元/吨扩大至约600元/吨,呈现逐步扩大态势,且PP期货成交量和持仓量较往年同期也均有不同程度放大,合约明显较往年活跃。相比现货市场混乱的报价,期货价格波动相对理性,衍生工具风险管理作用有所体现。

从期货盘面可以观察到,4月以来,PP2005合约结算价由5727元/吨上涨至4月14日的8099元/吨,涨幅41.42%。

隆众资讯聚丙烯团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难看出,这波行情是现货大涨带动了期货的上行。近期PP现货价格上涨经历了几个阶段:

4月6日—7日,从6400元/吨上涨至6750元/吨,清明节后PP期货受纤维料价格上涨带动走高,石化企业随之纷纷上调出厂价;4月9日—4月12日,从6800元/吨上涨至7500元/吨,国内PP生产企业纷纷转产纤维,PP2005合约交割期拉丝供应偏紧,现货价格走高;4月12日—4月13日,PP拉丝价格从7500元/吨上涨迅速涨至9000元/吨上方,部分T30S每吨价格甚至突破万元,拉丝供应持续偏紧,周一开盘后期货涨停,现货价格持续走高。

对此,中大期货分析师张骏解释说,前期上涨的动能主要来自于上游原油价格大幅反弹带动。3月份OPEC+减产会议谈判破裂后,在沙特和俄罗斯大打原油“价格战”的背景下,国际油价一路下挫,导致国内化工品市场“哀鸿遍野”。但月初以沙特、俄罗斯和美国为代表的产油国表达出共同减产的意愿并希望再度召开会议,迅速扭转了市场悲观预期,原油市场快速响应反弹的同时也提振了PP等化工品期现货价格走势。

清明节后,在终端需求的刺激下,国内市场纤维料供给出现紧缺,纤维料价格一路上扬,驱动上游石化厂提高纤维料排产率,从而挤占了标准品:拉丝料的排产和供应,最终形成了纤维料和拉丝料现货齐涨的局面。“在现货上涨的带动下,PP期价清明节后加速上攻。”张骏称。

记者了解到,PP期货交易标的为拉丝级PP,而口罩熔喷布及外层无纺布原料为纤维级PP,二者是聚丙烯下游两种不同料型产品,多家聚丙烯生产企业可在二者间进行产能切换。近期部分生产企业将拉丝级PP生产转为利润更高的纤维级PP,影响了拉丝产品价格。实际上,1只用料充足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仅需2—3g无纺布和熔喷料,1亿只口罩的PP日耗费量约200—300吨,行业完全有能力保障口罩原料供给。

受COVID-19疫情影响,年初以来国内外口罩需求不断增长,口罩和相关原料(无纺布、熔喷布等)生产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作为无纺布和熔喷布的主要原料,PP纤维料需求随之剧增,现货价格呈现持续上涨的趋势。在利润驱动下,上游石化企业更倾向于排产纤维料。口罩生产通常需要无纺布(普通纤维料)+熔喷层(高熔指专用纤维料)。由于国际正处疫情暴发期,而全球90%以上口罩来源于中国,口罩需求大增,各地开始集中上线口罩生产线。

调查中记者发现,以江浙地区为例,口罩生产企业短期内由几十家增至几千家,造成原料的巨大供需缺口,导致纤维料价格大幅上涨。如无纺布原料由1.2万元/吨涨至10万元/吨,熔喷料由2万元/吨涨至50万元/吨。由于熔喷料短期内难以扩产,在高利润驱使下,进一步增加了普通纤维料和拉丝料的供需矛盾。

据卓创资讯统计,截至4月14日,国内石化企业PP纤维料排产比例已由月初的不足7%大幅提升至44.9%,远超PP拉丝料(期货交割标准品)的排产比例。2019年拉丝平均生产比例在33.5%,而截至4月14日国内PP拉丝生产比例已降至12.5%。

“短期内PP供应格局的迅速失衡,加之下游贸易商和消费企业在价格上涨的担忧下纷纷抢货,最终形成近期PP现货价格大幅上涨的局面。”业内人士称。

拉丝的缺口被逐步放大

有消息称,口罩生产带动熔喷布需求大涨,很多企业从生产拉丝料转向熔喷料、甚至纤维料,拉丝产量明显下降。那么,真实口罩熔喷布供需情况如何,拉丝供需缺口有多少,当前价格是否合理呢?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口罩产业链前期呈现的是沙漏状的形态,即上游的聚丙烯纤维料产能充足,口罩产能逐渐暴发,但中游的熔喷布产能存在瓶颈。因此,即便口罩需求大幅增长,对价格的影响仅仅传导到了熔喷布环节,而没有继续向上游聚丙烯纤维料传导。

“2月和3月初疫情在海外还没有出现大规模蔓延,国内的口罩也逐渐从供应紧张中得到了缓解,口罩需求所占的PP消耗量较少,熔喷布的价格在经历了了一轮暴涨后回到了低位。”光大期货分析师周遨表示,但进入3月中下旬之后,形势又变了。由于海外疫情的大规模暴发,我国防疫物资出口需求激增,且国内的防控工作仍然没有结束,这就导致了口罩需求迎来新一轮暴发。但是,此时的熔喷布产能瓶颈仍然没有解决,熔喷布价格再次回归暴涨态势。

“这时,在暴利的诱惑之下很多不法份子开始介入,他们在没有渠道获得聚丙烯熔喷料,也没有专业的熔喷布生产设备的条件下,开始利用其它种类的纤维料甚至聚丙烯拉丝料以及十分简易的熔喷设备生产所谓的熔喷布。”周遨称。

从需求看,受疫情影响,无纺布、熔喷料、餐盒包装盒等,导致纤维类聚丙烯短期内总需求快速增长,有借疫情炒作的氛围。纤维级聚丙烯往年总需求日均 1 万吨左右,今年调研情况显示为 2.3万—3 万吨/日,月均 60万—70 万吨。加上目前市场各方都在囤料、厂家锁定 2 个月用量,导致需求激增,普通纤维粒料已涨至 2 万元/吨,制成无纺布卖 10 万元/吨,改性做熔喷布售卖价格约 50 万元/吨,产业链上各环节利润较高。

从供应看,往年纤维类聚丙烯产量约 16 万吨左右。受纤维级聚丙烯下游高利润驱使,部分聚丙烯企业将产能由拉丝级转向纤维级,目前月产量约 50万—57 万吨。伴随企业开工率提升,纤维级聚丙烯产量有望提升至 70 万吨/月,未来总体供应充足。

卓创最新数据显示,在产纤维料的产能已经达到1251万吨,排产比例48.75%,远远超出疫情暴发前的水平(疫情暴发前排产比例10%)。而随着纤维排产率的大增,拉丝、均聚注塑及BOPP膜排产率显著下降,尤其拉丝降至不足16%,远远低于30%左右的正常水平,创历史新低。

“往年拉丝级聚丙烯需求约70万吨左右,受疫情影响今年降幅为5%。从供应看,4 月以来受口罩需求带动,拉丝级聚丙烯生产企业转产纤维级聚丙烯,导致拉丝级聚丙烯产量骤减。2020年初,拉丝级聚丙烯和纤维级聚丙烯产能占比分别为39%和 6%,近期(4月10日)拉丝级大幅降至 21%,纤维级产能占比升至 26%。受此影响,拉丝级聚丙烯产量由1月初66万吨,降至4月份的46万吨,进口仍维持5万吨,总供应仅为50万吨左右。”周遨说。

“目前国内聚丙烯总产能为2566万吨,则国内PP纤维料日产量已经达到了2566*0.4875*0.9/365=3.08万吨(装置开工率按90%算),已经远远超出了生产口罩的需求量,短期内PP纤维料供应的大幅释放恐将造成未来过剩的风险。”周遨如是说。

理性看待价格回归

中国是无纺布生产大国,2018年全国无纺布产量约393.9万吨,熔喷布产量仅约为5.35万吨,但过去两年国内口罩年产量约45亿—50亿只左右,熔喷布产量基本能够满足口罩生产的需求。2020年由于出现疫情,口罩需求和产量猛增,截至3月份全国口罩日产量已突破1亿只。

“由于受投资和装置建设工期的限制,作为口罩关键原料的熔喷布供给难以迅速跟进,从而造成当前熔喷布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张骏表示,受到纤维料的挤占,拉丝料石化排产比例大幅下滑。在需求总体持稳的现状下,短期内供给的大幅下降,对拉丝料现货价格形成了强劲的支撑。

截至4月14日,华北拉丝主流8700—9100元/吨,华东主流8500—9100元/吨,华南主流8700—9500元/吨,呈现了期货大幅贴水现货的格局。“期货盘面的大幅贴水体现了市场的普遍预期,即短期内拉丝供应仍然维持偏紧的格局,但随着纤维料逐渐过剩、拉丝供应回归正常水平、新增产能不断释放供应增量、PP原料价格过高逼迫下游企业降负等因素出现,远期的价格走弱是大概率事件。”光大期货分析师周遨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当前纤维料的旺盛需求的一部分原因是众多非法熔喷布和口罩生产需求,存在较大风险。PP纤维料价格大涨后,多家石化企业针对纤维料的集中转产也势必造成后市的供给过剩。

针对市场中近日对于高熔指纤维料抬高价格的现象,记者了解到,4月13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领导小组召开会议时表示,严格医疗物资出口质量监管,依法查处不按资质和标准生产、哄抬防疫产品和原材料价格等行为。同日,有消息称,“两桶油”也下达命令,高熔指纤维暂时取消中间贸易开单环节,由销售分公司直接对接终端客户,且设置最高销售限价11500元/吨,不准领涨市场,意在从源头端控制现货炒作气氛,使得供应链透明化。在业内人士看来,“去贸易商化”意味着由炼化企业提供完整地从生产到供应到配送的一条龙服务,实现更加透明的供应方式。

此外,业内人士还提到,大量进口PP货源到场正在冲击国内市场。如果价格保持上涨,高价格会促使很多进口产品进入国内市场,改善供需关系。而中石化、中石油的熔喷布生产线第一批在3月初投产,近日燕山石化、仪征化纤熔喷布生产线又有两条投产,也将进一步弥补供给缺口。

“市场认为现货市场的高价局面难以长期保持,因此期货价格以跟涨为主,在经历市场大幅波动的同时仍发挥了价格发现的功能。”张骏说。

相关市场人士分析,PP期货市场存在明显的近强远弱规律。受短期原油价格提振、口罩需求高涨的影响,近月2005合约结算价4月来涨幅41.42%,达8099元/吨;而同期2009主力合约涨幅为18%,为6869元/吨。近月合约涨幅、绝对价格都高于远月合约,很好的反映了PP现货市场“现实强、预期弱”,远期价格终将回落的判断。

同时,4月以来PP现货价格(神华煤制华东销售价)由6050元/吨上涨至4月14日的8500元/吨,涨幅41%。特别是4月11、12日周末现货价格大幅上涨,带动13日期货开盘后价格上行。相比于现货报价的大幅波动,期货价格波动保持在相对合理的范围,价格发现功能有效发挥,为企业套保提供了空间。

14日收盘后,大商所发布通知,PP期货涨跌停板幅度调整为9%,套期保值交易和投机交易的保证金水平分别调整为9%和11%。此举旨在提供适当流动性,在市场波动期间保障平稳运行,更好地发挥期货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4月14日,PP期货价格呈现回落的态势。截至收盘,PP2005合约收盘价较昨日下跌0.86%,而主力2009合约更是大跌5.86%。临近交割月,PP2005合约已经开始加速减仓,这一轮上涨行情或临近尾声。

相关市场人士呼吁,各方应理性看待近期PP价格波动,合理开展企业经营和投资。且中石化、中石油熔喷布生产线已陆续投产,供需缺口有望很快缓解,远期价格将回归。上述人士还指出,期货市场的价格信号和避险功能有效发挥,已成为企业管理价格风险、支持防疫物资生产的有效工具。

温馨提示:大商所调整聚丙烯品种期货合约的涨跌停板幅度。具体操作请关注金投网APP,市场瞬息万变,投资需谨慎,操作策略仅供参考。

相关